散步对我来说,这是多么惬意的散步啊!我无需书籍,也无需陪伴-----青春的时光,年轻的思绪都一一浮

散步

对我来说,这是多么惬意的散步啊!我无需书籍,也无需陪伴-----青春的时光,年轻的思绪都一一浮现眼前,消融在拂面的轻风里。我可以漫步数小时,极目远眺,不断思索,转身回望。我想步入一条鲜有人走的小道,却又迟迟不能离开所在的道路,唯恐扯断记忆的丝线。眼前的白桦树干闪闪发光,纤细的枝条在徐徐微风中轻轻摇曳;或看到一只山鸡扑闪着翅膀飞起;或突然想起曾在一棵树下,看到一只斑鸠在血泊中翻滚,便不禁想从"那小小生命随风而去"到现在已经流逝了多少个岁月?日期,名字,面容都一涌而至--但这些都有何用意? 或者为何现在想起它们?为何不更经常地记起? 人这一生,就像走在薄幕围住的狭路上;其后排列着幅幅画像,竖琴悠扬,然而我们都不愿伸出手,挑开幕帘,瞥一眼后面,抚一下琴弦。就像在剧院里,当古色古香的绿色大幕缓缓拉开,一群群的人物,光怪陆离的服饰,一张张笑脸,一场场丰盛的宴会,庄严肃穆的柱栏,闪闪发光的远景都会展现舞台上;任何时候,只要我们"透过幕帘稍稍窥视过去",一切感官上的愉悦,那些深埋在心底的记忆,激发想像的事物,还有剌痛心扉的所有,都会立刻占据我们的心房:然而我们对这些都麻木不觉,无动于衷,似乎一心只沉浸于现在的烦恼与将来的无望之中。

请帮忙给出正确答案和分析,谢谢!

  • 悬赏:0 答案豆
  • 提问人:00****35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7-22
您可能感兴趣的试题
敞开的笼子这两只鸟儿原先都是野生的,我在鸟市上买了它们,我把它们请到笼子里。它们的愤怒是显而易见的,不太爱吃东西,也不叫,只是在笼子里不停地飞,冲撞着笼子。一年以后,它们对这个人工环境已经习惯,它们在笼子里歌唱着.显得很高兴。每天早晨六点钟,就能听见它们的歌声,它们用歌声叫醒我,和我的全家。有一天,单位里的同事告诉我,这种鸟儿还可以放到笼子外来养,它们不会离开笼子很远,到了晚上,会自己回到笼里。回到家我打开笼子,看见那两只鸟儿并不往外飞,它们围着笼门飞来飞去,跳跃着,好像在试探这敞开是不是真实,或者在考虑这是不是一个更大的危险。当它们最终确认,这确实是一种自由时,才小心翼翼地从笼子里蹦了出来。然而它们却没有飞远,我发现,这鸟好像已经不太会飞,它们飞的高度不超过一尺。它们更擅长的是蹦,它们的翅磅不过是在帮助它们蹦得远一些,离开笼子不久,它们就又回到笼子上。它们站在笼顶上,抬起翅膀啄着羽毛,它们的自由和不自由,原来不过是几厘米的距离。还没有等到傍晚,它们就又自愿回到笼子了,它们在笼子里吃着食,喝着水,互相啄着羽毛.快乐地嬉戏着。它们对那个敞开的笼门看也不看,在这个有吃、有喝、有快乐的环境里,敞开的笼门又算得了什么呢?
历史的道路,不全是平坦的,有时走到艰难险阻的境界,这是全靠雄健的精神才能够冲过去的。一条浩浩荡荡的长江大河,有时流到很宽阔的境界,平原无际,一泻万里。有时流到很逼狭的境界,两岸丛山叠岭,绝壁断崖,江河流于其间,回环曲折,极其险峻。民族生命的进程,其经历亦复如是。人类在历史上的生活正如旅行一样。旅途上的征人所经过的地方,有时是坦荡平原,有时是崎岖险路。老于旅途的人,走到平坦的地方,固是高高兴兴地向前走,走到崎岖的境界,愈是奇趣横生,觉得在此奇绝壮绝的境界,愈能感到一种冒险的美趣。中华民族现在所逢的史路,是一段崎岖险阻的道路。在这一段道路上,实在亦有一种奇绝壮绝的景致,使我们经过这段道路的人,感到一种壮美的趣味。但这种壮美的趣味,没有雄健的精神是不能够感觉到的。我们的扬子江、黄河,可以代表我们的民族精神,扬子江及黄河遇见沙漠、遇见山峡都是浩浩荡荡地往前流过去,以成其浊流滚滚、一泻万里的魄势。目前的艰难境界,哪能阻抑我们民族生命的前进?我们应该拿出雄健的精神,高唱着进行的曲调,在这悲壮歌声中,走过这崎岖险阻的道路。要知在艰难的国运中建造国家,亦是人生最有趣味的事
论平静的心境“仅把平静的甘露撒于我顶。赐予我安宁的心境。”当我还是一个富于幻想的青年时,我曾试图把生活之中公认的“幸福”一一列出来。就像一些人有时把自己拥有的或者想要拥有的东西列成表单,我把世人最想得到的事物列成清单:健康,爱情,美丽,才能,权利。当清单完成以后,我不无骄傲地把它拿给一位睿智的老者看。他是我年少时的导师与精神楷模。或许,我想用我早熟的智慧与广博的兴趣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。总之,我把列表递到了他手里。我满是自信地说,“这是人类幸福的总和。如果一个人能拥有这些,他便如神仙那般了。”我看到好友衰老的眼角,愉悦的皱纹耐心地结成网状。“这是一份出色的表格”他满是思考地说,“分类良好,顺序合理。但是,我年轻的朋友,你把最重要的东西给漏掉了。没有了它,其他的所得便成了一种恐怖的折磨,你的整个列表也就成为难以忍受的负担。”“那么,我漏掉了什么?”我有点不服气的问到。他用铅笔头划掉了我的整个表格,一笔粉碎了我年轻的梦想,然后写下三个单词:平静的心境。“这是上帝为他特殊子民所保留的礼物”,他说“才能与美丽,他赐给了许多人。财富也普通平凡,名望也不稀有。只有平静的心境,是他给予的最终奖赏,是他最钟情的爱的像征。他小心翼翼的给予,大部分人无福享受,有些人则等了一生是的,直到老年,才等到这份赐予降临。
论古典文学的翻译可以肯定,对于高贵语言著成的作品来说,直译是不恰当的:但认为粗略的解释可以弥补这一普遍的过失更是大错特错;滥用现代的表达方式,也会使古代作品的精神丧失殆尽。如果说在古典作品中不时有黑暗愚昧之处,其中也常有光明智慧的地方。而这些光明与智慧在近乎直译的译文中能更好地留存。我认为,文字的自由取决于是否是传达原作精神所必需,是否有助于译作诗风的保存。我敢说,过去虽有不少亦步亦趋、机械地追求字面对应的迷途译者,但狂妄地抱有改进原作的不实理想的译者也不在少数。毋庸置疑,诗的火焰是每个翻译者都理应重视的,因为它在翻译过程中更加容易消失:然而,最安全的做法就是满足于从整体篇章上尽力保留这种特质,不要试图在任何细节上超越作者。写作的奥秘在于知道何时平淡,何时绮丽;如果我们肯虚心追随荷马的脚步,一定能从他身上学到这一点。他用词豪放恢宏之处,我们也要努力挥毫泼墨;他用词平淡朴素之处,我们也不能因怕受到几个评论家的责难便不加以模仿。对于荷马来说,其最遭人误解之处莫过适当的风格高度:有些译者一味盲信其无处不崇高,而致使译文浮夸失真;另外的一些译者沉迷于其简朴,因而过于拘谨呆板。我看到荷马的追随着不尽相同:有些人奋步急追,汗流浃背(这是愚勇的表现),另外一些人缓慢、卑恭地追随其后,而诗人自己却庄严从容地继续前行。然而,在两个极端当中,狂热比冷淡更加容易得到宽容;没有人会嫉妒由冷淡的风格而博得赞赏的作家,其友人一定称之为简朴,而他人则称之为枯燥。优雅庄严的简朴是存在的,同样也有突兀暗淡的简朴;两者的区别犹如朴素人与邋遢者面貌的不同:着装打扮与衣着不整完全是两码事。简朴乃是介于虚饰与粗鄙之间的一种品性。

继续查找其他问题的答案?

请先输入下方的验证码查看最佳答案

图形验证:看不清?点击更换 换一换
免验证查看
  • 49.8

    ¥75 每天只需0.6元
    3个月 推荐
  • 39.8

    ¥60
    1个月
  • 99.8

    ¥150
    1年

选择支付方式

  • 微信付款
  • 支付宝付款
郑重提醒:支付后,系统自动为您完成注册

请使用微信扫码支付(元)

订单号:
支付后,系统自动为您完成注册
遇到问题请联系在线客服

恭 喜 您 获 得
扫 码 免 费 领 取
会 员 或 搜 题 次 数
本弹窗关闭将不再弹出
请不要关闭本页面,支付完成后请点击【支付完成】按钮
遇到问题请联系在线客服
常用邮箱:
用于找回密码
新密码:
确认密码:
 
扫码免费看答案